“李山 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系列展”今天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

“李山 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系列展”今天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

今天(2017年8月25日),“李山 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系列展”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正式开幕。开幕活动包括了开幕讨论会、开幕仪式以及艺术家导览。感谢各位嘉宾、艺术家、学者、媒体朋友们的出席与参与,和我们共同迈入李山的生物艺术世界!

本次展览大规模聚焦于中国当代艺术先驱、中国生物艺术开拓者李山在生物艺术领域的创作、实践与研究。展期将从2017年8月26日持续至11月26日,欢迎大家前来参观,通过观看重新认识、思考、释放生命的自由。


今天的开幕活动由一场名为“作为一种思考方式的生物艺术”的讨论会拉开序幕,艺术家李山、展览的学术主持高名潞、著名艺评者高岭以及生物学家陈克勤进行思想交流,以开放的姿态认识和了解生物艺术,借以思考人类未来命运的走向。讨论会由PSA展览部主管项苙苹主持。

高名潞与李山相识了三十多年,他率先谈了他对李山及其作品的看法。他认为李山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前驱,他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就开始在上海创作前卫艺术。高名潞发现李山从早期便开始探索生命、细胞与内部运动感,他的创作是一脉相承的。九十年代中,李山开始转向生物艺术的创作,这领域的作品表现了他对人类的文化、艺术与命运的思考。

高名潞谈到我们现在处于一个由观念泛滥而导致艺术危机的世界,在这样的语境下,李山的生物艺术仿佛给了我们一个棒喝,敲响我们的脑袋,打开一个新的窗口思考最基本的东西,挖掘人类自远古开始就存在的灵性和智慧。李山的创作挑战了实用主义、功能主义的艺术观念,高名潞相信我们通过本次展览,可以勤加思考与学习,收获启发。

李山向在场的观众们介绍了他在生物艺术领域的创作,他转向生物艺术的根本原因处于对生命的认识。九十年代中期,他有机会阅读了一系列与生物相关的书籍,使得他重新认识了生命。在他看来,“生物艺术”不是利用生物科技做艺术,不能以“审美”角度去批判和界定它,不能用“诗意”的语言去描述它,也不能以“体验”去感受它。它是一种认知方式,是一种新的文化形态的构建方式。

这种认知基于两点:第一,DNA 大分子长长的链条上,能够找到定位的基因就那几个,只占全基因组的2%,基因与基因之间存放着的是一些被打成包裹的杂物,科学家将这些杂物看作是古老基因的残留物和病毒残骸。但是如果将这些杂物或者说杂七杂八的DNA 序列组建成可阅读的句型,那么一个生命的个体将会有着无限表达的可能性。第二,人类要不要通过基因来寻找自我,要不要将自己看作是一堆永动不息的细胞群,从身为人类的概念中解放出来,以更广阔的视角来审视自我,重新看待人与蜻蜓、玉米及酵母的互构关系? 我们不能仅仅将基因视为生命的基础物质,更应该将其看作是扮演生物大同的角色。

陈克勤认为李山的生物艺术呈现了生命体的随机、定向、突变,他创作的多对翅膀、不对称翅膀、尾部分开的生命体以及嵌合体是许多生物科学家不敢想象的内容。李山敢于突破思想的局限,大胆预测与尝试,他通过创作直接和基因对话。这种精神让他和其他科学家深受感触。

高岭认为李山的作品会让观众“三观尽毁”,因为现在中国大多数的观众对于艺术的理解就是书画。但是李山颠覆了传统的书画概念,书画不等于美术,美术不等于视觉艺术,而视觉艺术不等于李山的艺术。李山以一己之力,大胆发问艺术的边界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对于现在的艺术界而言非常重要。我们如果要理解李山,必须要了解他的思想,他从生命肉体之外的宏观世界,进入我们内部的微观世界,再到最底层的分子生物世界。他以基因编辑的原理,重新获得与再造一种微观世界的新性状。


开幕仪式

下午四点,本次展览的开幕仪式在PSA一楼召开,出席嘉宾包括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龚彦女士,艺术家李山先生,展览学术主持高名潞先生、著名艺评者高岭、生物学家陈克勤以及李山创作的60个蜻蜓人。

“李山”展览策展人及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龚彦进行开幕致辞,她认为本次展览可能是PSA迄今为止最“令人为难”的展览,并不是因为一些技术难题,而是这个展览触及了一系列的可能打击人类傲慢、质疑人类权利和生命观的问题,例如:我们是谁?生命是不是有可能被自由地表达?我们能不能再次选择重组?是不是必须要回到基因的层面,我们才能再谈平等等话题。这些也都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前驱李山这二十多年来潜心思索与实践的内容。

龚彦表示PSA非常荣幸可以向大家呈现李山的展览,能够在这个电厂让大家的记忆与现实遭遇,让大家认识李山借助生命体表达文化自由的哲学思考。龚彦借此机会感谢李山带来这个沉重又无法回避的一个生存哲学问题,也感谢他向PSA就其整体的生物艺术和文献进行了捐赠。同时,龚彦也感谢了对本次展览进行支持与贡献的多方。

李山感谢了今天到场的各位对本次展览的关注,这个展览筹备了两年半的时间,他也感谢在这期间各方对展览的支持与帮助。他向大家简单的介绍了本次展览的作品,主要分成了四组。其一是完成品,<涂抹—1>、<涂抹—1>,以及2007年完成的<南瓜计划>;其二则是艺术作品方案、制作方案,如蜻蜓人(李山与蜻蜓的嵌合体),这类作品现在还未完成,但是希望可以通过之后的努力实现;其三是读书笔记,记录了他创作生物艺术的思考过程;其四是球幕影院展示的<写入>影像作品,这是一件独立作品,呈现了基因编辑的原理以及他本人参与编辑的一个案例。最后,李山希望大家可以喜欢这个展览。

本次展览的学术主持高名潞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就认识了李山,本次展览总结了他过去近三十年的作品。李山是中国当代艺术重要的艺术家,他的生物艺术将艺术的想象、诗意的想象、浪漫的情致、人来未来的畅想以及生物结合在一起。高名潞非常高兴本次展览可以将李山多年来的愿望呈现给大家,作为李山长期的老友及观察者,他也深感骄傲。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先生发来了贺信,向本次展览表示诚挚的祝贺。李山长期以来坚持不断创新,展现出了他在艺术领域的前瞻性和创造力,为中国当代艺术做出来杰出贡献。同时,他在艺术教育领域对青年当代艺术工作者培养,同样令人敬佩。这次展出了李山先生的近作,展现了他对艺术与人生的深切思考,也体现了他五十多年艺术生涯的创新活力。

▲PSA“李山 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系列展”开幕式现场


展览导览

▲艺术家李山向媒体及嘉宾们详细地介绍其生物艺术的创作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