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展 移动建筑——尤纳•弗莱德曼

策展人 龚彦
主办 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

移动建筑——尤纳·弗莱德曼建筑展

一场即兴的建筑试验

本次展览讨论的主题是一个关于建筑的新事实——建筑可以即兴。即兴至关重要!——尤纳·弗莱德曼

认识尤纳的时候他已78岁,我很荣幸在他92岁的时候再次为他办展,接受他交给我的新挑战——即兴在建筑中可能吗?我曾和大多数人一样认为生命在于创造,而现在我更同意生命在于重复。在此,我们看到一个为了追寻自由而反复冲进涡核探求真相的身影,一个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者。——策展人龚彦

尤纳·弗莱德曼——二战后乌托邦建筑师代表

尤纳·弗莱德曼(1923-)无疑是当今建筑界的一个传奇,无论因为他年愈九旬依旧活跃在建筑和艺术领域的超人精力,还是他那被模型、草图,以及各种有待“开发”的现成品填满的巴黎住所,或是因为他在上世纪50年代提出的“移动建筑”理论,质疑柯布西耶“人们必须学会如何在我设计的房屋里生活”的论调,反其道而行,提出“建筑师必须向住户学习,使用者决定建筑和城市规划”的主张。

“移动建筑”理论对之后的新陈代谢派、建筑电讯、蓝天组等实验性建筑团体产生了重要影响,然而,在近七十年的建筑生涯里,尤纳实现的建筑却屈指可数(一个在印度的简单技术博物馆和一个在法国的中学)。他总是不遗余力地与主流建筑圈疏离,这种刻意为之的距离伴随着必然的孤立,迫使他本能地启动生存法则——去发明,去创造。未实现的遗憾也为他抹上了浓重的神秘色彩,使他成为二战后乌托邦建筑师之代表。

“移动建筑”理论——否定建筑师的特权

尤纳的核心建筑理论“移动建筑”强调的并非建筑本体的可变性,而是研讨如何建立一套能够应对或者说抗衡多变的社会制度的建筑架构体系。这个理念来源于居住者对空间需求的自我意识和自由表达,强调城市存在的真实原因是一种满足人们不断变化的实际需求的能力。所以,尤纳首先否定了建筑师的特权。在尤纳的世界里,建筑师是技术的提供者和传播者,是问题的解决者,有时,也是问题的表演者。

尤纳将自己那些未实现的计划比作抛物线,在他创造的那个介乎艺术和神话的自治国度里,我们似乎已预见到了一个公民社会的生活新形态。从这点来看,尤纳·弗莱德曼是个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者。

“移动建筑”展览—— 一个即兴的现场

本次展览分为两个块面。一块是通过手稿、模型、动画梳理“移动建筑”理论发展和演变的过程;另一块是探讨即兴在建筑中的可能性。尤纳视即兴为自然法则,他对此的尝试开始于1970年蓬皮杜中心立面设计竞标。他投交了一个零立面或者说无穷立面的方案,希望美术馆能够为不同展览改变形状,建筑的外观也随之变化。

本次展览就是一个即兴的现场。工作团队将在尤纳的指导下,就地取材地完成“空中城市”、“街头博物馆”、“简单科技博物馆”、“狂草”等建筑结构。展览执行一种非常规的思维和工作方式,尤纳不画细节的图纸,只给出基本的技术建议,深化图纸的任务由在上海的团队完成,一场即兴的建筑实验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内发酵深化。

尤纳•弗莱德曼所有的项目都非常强调低价,他反感如今在大多数建筑学院里经常发生的浪费现象。他认同家庭主妇的生活之道:用面包加以其他最小的成本和功夫去烹饪,并自主地“发明”问题,解决问题。本次展览所追求的“即兴的地方自治”理念,其中更包括了材料的“即兴”,所有作品都是在上海就地取材的选择,它们是低价到随手可得的日常物品,如塑料袋、呼拉圈、水管、纸盒等,通过策展团队的演绎,以结构的方式出现在展览现场,阐释尤纳即兴建筑的理念。


尤纳·弗莱德曼

上世纪50年代末,三十岁出头的匈牙利人尤纳·弗莱德曼在国际现代建筑协会会议上提出了“移动建筑”的设想。他认为住宅和城市规划应该由居住者来决定,公然质疑柯布西耶“居住者适应建筑”以及十人组个人主义的建筑理念,引起了建筑界的极大争议。半个多世纪来,弗莱德曼始终保持与主流建筑的疏离关系,其理论不仅超越了建筑范畴,而且从哲学、社会学、心理学等角度对建筑的本质、使用者的身份、公民社会的机制进行发问。他的理念不仅冲击当时城市规划的方向,开启后进建筑设计的新思维,更对今天发展中国家的城市规划起到深远的其实意义。

年愈九旬的弗莱德曼并未实现多少实体建筑,却创造了独特的手绘视觉语言,被喻为乌托邦建筑师。他的建筑理念和视觉表达方式对英国的建筑电讯(Archigram)和日本的新陈代谢派(Metabolism)都曾产生重要的影响。

关于策展人

龚彦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艺术家、策展人、《艺术世界》杂志主编。

毕业于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2005年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创立“零时艺术中心”,致力于不稳定媒体和城市研究。作品曾参加2002年和2006年上海双年展。2007年担任奥地利林茨电子艺术节评委。曾策划展览:“普通建筑——第十三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馆”、“可实现的乌托邦——尤纳.弗莱德曼展”、“身体媒体——国际互动艺术展”、“十五分钟的永恒:安迪.沃霍尔回顾展”等。